先帝创业,创业先帝?

原文:

当年先帝刚刚开始创业,却在半途中突然去世,如今天下分为三分,益州已经疲弊不堪,正是存亡危急的时刻。然而,身为侍卫之臣的我们不懈努力于内政,忠心耿耿的士兵们则舍身忘我于外征,都是为了追忆先帝的殊遇,希望向陛下报效。陛下应该开放圣听,以彰显先帝的遗德,激发士气,不应该自视过低,以免误导忠言之路。

宫中府中,都是一个整体;对于升降罚赏,不应该有差异:如果有人作恶犯科,以及忠善之人,应该交由司法机关,根据其罪行和功绩来判决,以彰显陛下公正明智的治理;不应偏袒私情,使内外法度不一。侍中、侍郎郭攸之、费祎、董允等人,都是忠诚纯正的良臣,他们的志向和考虑都是为国家着想,所以先帝才选拔他们留给陛下:我认为宫中的事务,无论大小,都应该咨询他们的意见,然后再实施,必然能够弥补不足,有所增益。将军向宠,为人品行端正,对军事了解透彻,过去试用过他,先帝称赞他为“能”,所以众人推举宠为督:我认为营中的事务,无论大小,都应该咨询他的意见,必能使军队行营井然有序,优劣得以分明。亲近贤臣,远离小人,这是西汉兴盛的原因;亲近小人,远离贤臣,这是东汉倾颓的原因。先帝在世时,每次与臣下讨论这个问题,都不禁叹息痛恨桓灵之事!侍中、尚书、长史、参军,都是忠诚而舍生忘死的臣子,希望陛下亲近他们、信任他们,那么汉室的兴盛,可望不远了。

臣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农民,一直在南阳务农,只求在乱世中保全性命,不图闻达于诸侯。先帝并没有因为臣的卑微而轻视,反而亲自三次到臣的草庐中咨询臣对当世之事的见解,这让臣感激不尽,于是答应了先帝的请求。后来国家遭受了倾覆,臣在败军之际受命,身处危难之间,至今已经二十一年了。先帝知道臣谨慎小心,所以临终时把重大事务托付给了臣。自从接到这个使命以来,臣日夜忧虑,担心不能尽职尽责,以伤害先帝的明智。所以五月份,臣渡过泸水,深入到了荒凉之地。如今南方已经平定,兵力已经充足,应该奖励帅领三军,北定中原,竭尽驽钝之力,铲除奸凶,恢复汉室,回到旧都。这是臣报答先帝并忠于陛下的职责所在。至于具体的斟酌损益,提出忠言,那就是攸之、依、允等人的职责了。

愿陛下委托我来讨伐敌人,恢复国家的荣光,如果我不能取得成效,就请陛下治罪于我,以向先帝的灵魂报告。如果没有提及恢复德政的话语,那就应该责备攸之、祎、允等人的懒散态度,以显露他们的过错;陛下也应该自行思考,咨询善良的意见,审慎接纳高尚的言论,深入追寻先帝留下的遗嘱。我感受到了无尽的恩情和感激之情。现在我即将远离,面对这封表状,泪水滂沱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译文:

先帝一生奋斗未竟,却在中途离世,导致天下分裂成三国。我所在的益州地区人力疲惫,民生凋敝,正处于存亡危急之际。然而,宫廷中侍奉守卫的臣子们从不敢懈怠,战场上忠诚有志的将士们舍身忘死,都是为了纪念先帝的特殊恩遇,想要回报陛下。陛下应该广开言路,倾听群臣的意见,发扬先帝留下的美德,鼓舞志士们的勇气。绝不应该轻视自己,说出无道理的话,以阻碍忠臣进谏的道路。宫廷中的近臣和丞相府的官吏,都是一个整体,应该统一标准,对于犯错的人和尽心尽力的人,都应该交由主管部门进行惩罚或奖赏,以展示陛下在治理方面的公正明察,而不是私心偏袒,导致宫廷内外法度不一。

侍中、侍郎郭攸之、费、董允等,都是品德高尚、忠诚正直的人,先帝之所以选择留下他们来辅佐陛下。我认为在宫廷内的事务,无论大小,都应该征求他们的意见后再行动。这样做能够纠正错误,增加实效。将军向宠,性情平和公正,对军事了解深入,先帝曾经赞扬过他的能力,因此经过众人评议荐举,任命他为中部督。我认为在军营中的事务,无论大小,都应该征求他的意见,这样能够使军队团结和睦,将德才高低的人才合理地安排起来。亲近贤臣,远离小人,这是汉朝前期能够兴盛的原因;亲近小人,远离贤臣,这是汉朝后期衰败的原因。先帝在世时,每次谈及这些事情,都感到悲叹和遗憾,对桓帝、灵帝时代更是如此。侍中郭攸之、费,尚书陈震,长史张裔,参军蒋琬,他们都是忠诚坦率,甘愿以死报国的忠臣,希望陛下亲近他们,信任他们,那么汉王朝的兴盛就指日可待了。

我原本是一个普通人,在一个平凡的地方务农谋生。在乱世中,我只希望能保住自己的生命,而不渴望名利。先帝并不在意我的身份低微,他屈尊亲自三次到我家草庐来咨询我对时局的看法,这让我感激不尽。因此,我答应为先帝效力。后来,正值国家危亡之际,我接受了他的任命,并在危机中承担了责任,至今已经二十一年了。先帝深知我谨慎的性格,所以在临终前将国家大事托付给了我。接受这个遗命以来,我日夜担忧,唯恐不能完成先帝的遗愿,损害他的智慧。因此,五月份我率军南渡泸水,深入荒芜之地。如今南方已经平定,武器库也充足,我应该鼓励和统率全军,北伐平定中原地区。我希望尽我微薄之力,消灭奸邪势力,恢复汉朝王室的荣光,将国都迁回旧址。这是我对先帝的报答,也是对陛下忠诚的责任。至于权衡利弊,毫不保留地献上忠言,那就是郭攸之、费、董允的职责了。

  希望陛下责成我去讨伐奸贼并取得成效,如果不取得成效,那就惩治我失职的罪过,用来上告先帝的神灵。如果没有发扬圣德的言论,那就责备郭攸之、费、董允等人的怠慢,公布他们的罪责。陛下也应该自己思虑谋划,征询从善的道理,明察和接受正直的进言,远念先帝遗诏中的旨意,我就受恩、感激不尽了。如今正当离朝远征,流着泪写了这篇表文,激动得不知该说些什么话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 xkm296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cbqcbq4479@qq.co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mixuejie.com/861.html